股票炒股杠杆平台|最专业股票配资_联华证券炒股股票平台

最专业股票配资

刘明才小小说选之五十六——《老井》

发布日期:2024-06-07 04:33    点击次数:97

老井

刘明才

老家门前有一口老井,连我爷爷都不知道是我家哪位老祖宗挖的。井口四周围用四块青石板扣着。伸头往下一看,黑黝黝的,往里喊一嗓子,有非常好听的嗡嗡的回声。我和弟弟有一回趴在井口往里喊声音听,被爸爸狠狠打了腚帮子,再也不敢喊了。井水甘甜甘甜的,浇出的萝卜都是甜的,烧出来的开水一点碱都没有。一到夏天,我们周围几家几乎就不烧茶了。干半天活回来,打出一瓦罐井水,一气喝下去半罐,爽极了,比城里的冰镇汽水强百倍。这口老井,吃满整个村子,没事,我就坐在门槛上看人来挑水,艾芝姑挑水的样子特别好看,扁担颤颤悠悠的,柔软的腰忽前忽后,垂到腚后的两条麻花大辫子随着摇摆……

弟弟上三年级,成绩特别好,在班上都是考第一名,从来没有考过第二名。可是爸妈不想让他上学了,供不起三个学生。一次,又该交书钱了,六毛钱,妈妈就是不给他,说是没有钱。我们明明看见妈妈今天早晨卖了鸡蛋,两块一毛钱的,怎么说没有钱呢?弟弟就哭,在地下打滚。妈妈哄他说给他买条花裤子,他说什么也不要,就要上学,妈妈还是舍不得给。忽然弟弟一下站起来,跑向门外,在井口上跳来跳去,一边哭一边跳。我喊他不听,妈妈喊他更不听,妈妈吓得连声喊着给他钱,他才不跳了,一下扑到妈妈怀里……

他哭,妈妈也哭。妈妈说:“你们都要钱,钱不够呀。”还是姥爷给我们寄来钱,我们才交了学费。

后来,三弟考上了清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博士研究生,专门给人设计怎样打井。一次我俩一起喝酒,我问他还能想起门口那井吗?他说这辈子是忘不掉了。

艾芝姑在邻村处了个对象,家里就是不同意。那时候自己找对象被视为大逆不道。艾芝姑哭闹一点作用也不起,哭闹紧了,她两个哥哥还打她。

一天中午,我坐在门口玩,艾芝姑一边哭着一溜跑了过来,一下子跳到井里……我被吓傻了,拼命地喊,一下子围过来好多人。她两个哥哥也跑了来,她大哥跳了下去,人们找来一根又粗又长的大绳子,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艾芝姑拉了上来,可是,她的身子已经软了,赶紧抬到院里,头朝下放在一个碌碡上,只见艾芝姑的嘴里往外流着清水……

消息很快传到邻村,那个小伙子一边喊着艾芝姑的名字一边跑了来。艾芝姑的两个哥哥手持木棒堵住了自家的大门,乡亲们都围了过来,眼看一场恶仗就要发生。只见那个小伙子扑通跪倒在俩兄弟跟前,哭喊道:“大哥呀,让我见见她吧!”艾芝姑的大哥恶狠狠地说:“你死了这条心,她已经死了!”小伙子说:“活,我要人;死,我要尸!死了我把她的尸首背回家!”小伙子起来就要往里冲,这时,大门开了,艾芝姑走了出来,杏眼圆睁,牙关紧咬,推开她两个哥哥,扑到小伙子的怀里……

众目睽睽之下,二人互相搀扶着,走了……

老井啊,还能成就村姑的爱情。

小伙子刘明才艾芝姑妈妈老井发布于:山东省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